1527491066-9717-lmc

我生產當天嫂子和婆婆送來「一大箱速食麵」,還叮囑我坐月子要多吃,老公氣壞了,打開箱子一看我們淚崩了!

我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上面有個姐姐,

我剛生下來不久,就被送到奶奶家,

爸媽一心想要再生個男孩,

第二年他們心想事成,生下弟弟,

從此在父母的心中,更沒有我的位置,

直到我上小學才被接回家。

在家裡姐姐負責做飯洗衣服,我負責家裡那兩頭豬的吃食,

每天放學一放下書包就要去打豬草,

不打滿兩籃子豬草,免不了挨爸媽一頓罵。

這個家對於我來說,只是一個棲息的落腳點,

在這裡我只是一個外人,永遠找不到一絲溫暖,

初中畢業後,我就跟著村裡小夥伴外出打工。

在工廠裡,我認識了老公,

他也是一個農村人,他為人實在,話不多,對我格外的好,

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關愛,有了被呵護的感覺,

一時間,我把他當做我的全部。

老公家還有一個哥哥已經結婚,婆婆跟著他們在鄉下生活,

聽老公說,嫂子脾氣挺厲害,

經常在家對婆婆吹鬍子瞪眼,

他說等我們結婚後,一定要把婆婆接到身邊,

聽了老公這話,我更加覺得他是一個懂孝道的好人。

我父母知道後,堅決不同意,我知道他們的想法,

想讓我嫁個家庭條件好的,

這樣可以要一大筆彩禮,好給弟弟娶媳婦用。

父母自私的想法,讓我越想越心寒,

所以我背著他們跟老公同居了,

直到懷孕五個月,我才告訴他們,

我爸氣的要把我腿打斷,

揚言如果不給家裡一筆彩禮,以後就不相認。

老公到底是個老實人,他拿出五萬塊錢,送到我家,

雖然家裡對這個數目不太滿意,

但我已經大著肚子,只好認了。

我們回婆家辦了簡單的婚禮,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婆婆塞給我一個紅包,

我隨手放在桌上,嫂子搶過去打開,

一看裡面是一千塊錢,她不樂意了,

說五年前她結婚只給了六百,這不明擺著不一碗水端平嗎?

婆婆說五年前的錢值錢,嫂子不聽這些,把桌子都要拍散架了,

我看不下去,從紅包裡拿出二百給她,才算堵住了她的嘴。

我和老公又回到廠裡上班,偶爾給家裡打電話,

婆婆都會囑咐老公,讓他多做點家務事,

總是沒說上幾句,就能聽到電話裡傳來嫂子的訓斥聲,

都是催著婆婆去做事,

嫂子好像怕婆婆跟我們說什麼,

每一次打電話,她都守在旁邊聽。

中秋節我們回去的時候,我給婆婆買了件外套,

到家剛準備給婆婆試試大小,嫂子搶了去,在自己身上比劃著,

她說這個花色比較適合她,

婆婆只好說送給她了,嫂子高興的拿回房間。

從那以後,我再給婆婆買什麼,

都是偷偷塞給她,再也不敢當嫂子的面拿出來。

轉眼到了我的預產期,因為我和娘家一直不來往,

所以別指望我媽能來照顧我坐月子,老公讓婆婆過來,

可嫂子說,家裡的菜地每天要澆水,婆婆走了這活沒人幹,

沒辦法,老公只好請了一個月的假,親自照顧我。

我和老公一點經驗都沒有,手忙腳亂的,

還是已婚的同事告訴我該準備哪些東西。

我生女兒的那天,嫂子和婆婆來了,

嫂子空著手,婆婆搬著一箱速食麵,

嫂子告訴我,生孩子不用那麼嬌氣,

拿包速食麵加個雞蛋,既方便又有營養,

不用費事的去燉那些湯湯水水。

我雖然沒有生過孩子,但還是覺得嫂子說的不可信,

婆婆剛抱了抱女兒,說了一會話,嫂子就催著要回去,

臨走時候嫂子給我兩百塊,

說孩子滿月時候地裡忙,他們來不了,提前把錢給我。

婆婆指著那箱速食麵,

跟我說:

你嫂子說得對,所以我特意從村口買了箱帶過來,你記得要吃。

走到門口,婆婆還不忘交代記得要吃速食麵,

送走她們,老公氣的說婆婆腦子壞了,嫂子胡說八道她也信,

然後去醫院食堂給我打了份稀飯。

睡到半夜,我實在太餓了,

因為什麼都不懂,也沒準備吃的,

只好讓老公拆開那箱面,

突然聽到老公一陣驚訝聲,

然後他遞給我一個小布袋,

打開一看,竟然是些零零碎碎的錢,

最大面值是五十元,加一起不過有四五百。

不用說,我們知道這肯定是婆婆偷偷放進去的,

嫂子出的餿主意她不敢拒絕,只好暗地裡這麼做,

只是那些零錢也不知道婆婆攢了多久。

一時間,我失聲痛哭,

我跟老公說,乾脆跟哥嫂撕破臉皮,把婆婆接過來得了,

這樣下去,婆婆還不知道要受什麼罪,

雖然我們條件也不好,

但有我們一口吃的,肯定少不了婆婆的那一份。